三地自主定价试点全面覆盖,利好谁?又考验了谁?

2018-11-06 嘉诚保险 629

    广西、青海、陕西三地商业车险自主定价工作已开展半年有余。据悉,三地目前均已完成改革试点工作的全面覆盖,所有保险公司都完成了新产品的系统切换并顺利出单。 

    试点工作给行业带来哪些变化?利好谁?又考验了谁?车老师今天来谈一谈。

一、保费降幅大,车主受益

        

嘉诚保险服务

    商业车险保费=基准保费*费率调整系数。其中基准保费=纯风险保费+附加费用;费率调整系数主要包含自主核保系数、自主渠道系数和无赔款优待系数(NCD系数,根据投保车辆历史出险情况确定)三个系数。

        上述纯风险保费、NCD系数由中保协牵头测算并制定,各保险均相同;而自主核保和自主渠道两个系数则由保险公司根据自身赔付成本和渠道成本测算确定,是反映主体经营差异最大的两个因子,也是保险公司调节商车险费率最关键手段。

         三地试点,不仅一些险种的纯风险保费较之前下调,自主折扣系数也降至最低0.3,对比试点前陕西的0.6375、青海和广西的0.5625,仅此一项,保费的最大可能降幅就超过50%

        下面,我们以一辆连续三年未出险的宝马528i GT私家车按同一车价及险种组合在不同公司投保为例,来看看试点前后部分险企的保费差异:

保险金额

试点前

某公司

试点后

公司A

公司B

公司C

公司D

合计折扣系数

0.3375

0.3808

0.3856

0.2925

0.2197

车损险 

3769.95

3833.78

3881.96

2944.81

2,211.88

三者险100

704.03

241.09

248.85

185.18

139.09

    上表可以看出,试点后私家车三者险纯风险保费有较大幅度下降。此外,试点后各保险公司的整单折扣系数均有所差异(最大超过0.17),整单保费在保险公司之间的最大差异也接近50%。这充分说明车险差异化竞争时代已经来临,车主保费完全可以根据自己喜好自由选择保险公司进行投保并得到更多优惠。      

二、优质车主面临更多选择和利好

       我们知道,保险公司自主定价必然依据其业务数据的精算逻辑,尤其是基于总部风控系统下的定价模型来制定。风险定价模型简单理解就是把车辆风险(从人、从车)跟保费价格按精算逻辑进行合理匹配,风险对价的结果必然是“低风险低保费、高风险高保费”。

       所以,对于出险次数少、驾驶行为习惯好的车主来说,保险公司必将通过个性化、差异化的定价方式给予优质车主更多保费优惠。当然,车主还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自留或通过其他方式转嫁风险,比如说针对车辆价值不高或使用年限较长的车辆,仅投保商业三者险。自留车损风险可能将是越来越多车主的选择。而目前商业三者险保费的大幅下降,也使车主主动投保高保额三者险的意愿加强,从而使车主获得更高保障。

        随着车险费率市场化,创新产品也在不断推出。比如说里程保(UBI车险),对于车辆使用频率低和行驶里程少的车主来说,将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

       同时,为提高市场竞争力和客户忠诚度,保险公司还将会把更多的资源和费用投入到提升客户服务体验及优化风险管控中,在助推行业良性发展的同时,让优质车主享受更多、更好的增值服务。

三、中介洗牌进一步加快

       保费的降低必然带来手续费的下降,手续费的下降必然使中介机构和代理人的收入减少。加之部分保险公司直投市场的费用与投放中介机构的费用基本一致,这令许多收单型中介机构和代理人的业务难以为继。尽管部分保险公司也通过暗补方式增加对中介机构的投入,但该部分费用产生的市场作用难以在短时间内有效地转化为出单量。据了解,部分代理公司业务员流失严重,业务同比下降厉害。在陕西,多家中介机构结成联盟抱团取暖,哪家机构费用高业务出到哪家。

       市场变化促使保险中介的转型和洗牌进一步加快。众多之前以车险业务为主的中介机构已经或准备开始触及寿险业务。但是产险中介转型寿险又岂是容易之事,若照搬产险中介经营模式,最后也将面临与今天同样的结局。而部分实力较强的中介机构瞅准时机开始利用这个市场低迷期强化内部管理,力争进一步降本增效,比如说打造基于集中管控模式的出单作业中心、统一结算中心等。还有的中介机构还通过整合汽车美容、洗车等后市场资源搭建售后服务体系,希望能够给自己的代理人和客户提供更加优质便捷的服务。

   四、保险公司面临回溯检查的监管风险

嘉诚保险服务


        81日起生效的商业车险手续费上限的“行业自律”,符合规范险企市场行为,推动行业良性发展的客观需求。大多数保险公司也希望借助57号文“报行合一”的东风彻底终止费用战,达到费用的真实可控。但截止目前为止,“行业自律”在全国范围内的执行情况并不乐观,在试点三地也不例外。比如广西交强险费用突破40%、商业险费用超过30%。按常理,三地保费绝对价格水平的大幅降低应该会抑制市场费用投入的冲动,但事实上不少公司仍然进行高费用竞争,只是程度略有降低、手段更为隐蔽。这充分说明靠费用抢占市场还是当前保险机构的主要竞争手段,未来趋势如何发展,有待观察。

        但57号文“报行合一”中明确规定,保险公司不仅要明确报送手续费,还将在此后面临监管部门的回溯检查。所以我们推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将有更多的机构和人员面临监管的检查和处罚;部分保险机构也可能承担因违反“报行合一”被要求重新报送车险产品的风险。

    五、暂时的高费用竞争必将走向终结

        长期以来,手续费竞争乱象是将行业车险业务陷入恶性竞争泥沼的罪魁祸首。考验保险公司自主定价能力的关键在于风险定价的准确性和经营成本的控制能力,险企必须通过优化价格端的风险定价模型来参与市场竞争。目前试点三地的车均保费大幅下降,无论从险企自身的经营角度出发还是监管要求,试点三地暂时的高手续费将不具有可持续性,暂时的高费用竞争必将走向终结。

    六、保险科技将成为自主定价的核心竞争力

        前述提到,三地试点后同一车辆在不同险企的保费差距较大,体现了各家险企自主定价模型的不同,但实现完全的自主定价和差异化竞争仍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比如,自主折扣系数是否可以突破0.3的低限?车险自主定价因子所体现的从人、从车因素还比较有限,行驶里程、驾驶员行为习惯、违法记录等尚未纳入自主定价范围。

        互联网大数据的发展,大大提高了保险公司的风险定价能力及数据收集能力。这一趋势同时对于保险公司的风险定价能力及成本控制能力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目前,保险科技在销售端的应用逐渐走向成熟,但保险科技在风险定价或者承保端的应用还是一个痛点。而保险公司在“苦练内功”的同时,也求助于外部大数据公司的力量,提供包括风险评级、纯风险损失预测以及定价三个环节的核保风控服务,这将为保险科技的发展起到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寿险产品
公司地址